如梦令

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。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知否,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。

《如梦令》上有1条评论

黃蓼園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